深海·邊緣·魚

吃啊吃的。

幽靈房客

唧—唧—

起落的蟬聲響徹屋裡的每個角落,風拂過樹頂惹得沙沙作響,幾片樹葉吹落在庭院裡。


“  嗯~以這種價錢能有這樣的房子我真是撿到寶了,而且離學校也近,乾脆叫其它人來合租好了,反正這裡空房還多著呢。”      說話的人低沉安穩的聲音,正直的雙眼打量著房間內部,似乎很是滿意。

“  真的很不錯吧~就是外觀舊了點,如果能重新翻修一下就好了。”    清脆明亮的說話聲帶著俏皮感。

我回頭一看,一名有著灰白色頭髮的青年,那髮絲柔順的貼合著頭部,頭頂的呆毛卻反抗似的翹著,跟髮色一樣的銀灰色眼眸帶著溫和的笑意,站在通往院子的落地窗前,陽光穿過玻璃灑在他身上,多麼虛幻的一個人,

就好像下一秒就會消失。








然後他就消失了。

“  欸?欸欸?欸欸欸?!!!他消失了??”  

“  哈哈哈人怎麼可能會消失呢?你在說什麼阿,澤村君。”

他的聲音又從背後響起。我猛回頭一看,什麼溫和的笑意,那眼裡分明寫滿了『哈哈哈你看看你』!

“  你是誰啊!?請你馬上出去!不然我就要報警了!
等,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難不成是房東?可是電話聲音聽起來應該是個很老的人才對啊?

“   我不是房東喔。我是很早就住在這裡的人。”     他又走到落地窗前。

“   什麼意思?我記得房東說過這裡以前是他倆夫婦的家,今年才開放出租的,而且,他們兩沒有孩子。”    為什麼他知道我在想什麼,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    ……我一直都在,只是老爺爺他不知道。能看到我的只有婆婆,自從婆婆走了後只剩下我和爺爺,不過爺爺看不到我 覺得這麼大的一間屋子自己住很寂寞才搬回鄉下的吧?明明我一直都在的說…這二三十年來一直。” 

背對的身影看不到表情,纖瘦身體被照射進來的光線包圍,腳下的木板上灑落了陽光 卻唯獨沒有映照出他的影子,宛若這裡本該無人,而他 又確實站在我眼前。

“   所以你……真的是…幽靈嗎?   ” 

“   是呦。你相信阿?澤村君你看起來像是不信鬼神的人耶。”  他轉過身來,依舊笑著但那笑卻看來寂寞。

“   ……所以你是想要趕我出去嗎?”   唉,我就知道要找租金便宜又離學校那麼近的房子怎麼可能那麼簡單。

“   我才沒有那麼過分呢!你要住下來可不是我能管的事情,只是希望你能讓我繼續留在這裡。”    幽靈對我的推測很是不滿。

“   真的?當然沒問題,這房子那麼大我本來還打算找個朋友來合租呢!”     反正只是多一個人擺了而且還不用多開銷,只要我能住下什麼事都OK!

“   ……澤村君你都不會害怕一下好歹我也是幽靈欸,我的玻璃心要碎了…。”   

“   你害我也沒有好處吧?反正你也只是想留在這裡,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那麼從今天開始多多指教啦,欸…你叫什麼名字?”       看著眼前的幽靈的體格,嗯。很容易扳倒,無危害○

“   ………菅原孝之,澤村君一定在想甚麼很沒禮貌的事
吧?看你的表情。”   

“   欸?你不知道我在想什麼嗎?幽靈不是可以呃…讀心術。”    嗚哇說出來真是中二感滿滿。

“   哈哈幽靈也是人,怎麼可能死掉後就會有奇怪的能力,你小說看多了。”     菅原桑朝我笑了笑。

“   那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還知道我以為你是房東…。”
   感覺好像被他嘲笑了,我的臉有點發燙。

“   呵呵其實房東是我推測你可能以為我是房東,至於你的名字……是從你丟在客廳的外套裡掉出來的學生證上看到的,抱歉隨便看了你的東西。   還有剛剛突然消失是我本來以為你看不到我,結果你突然回頭嚇到我了,所以才突然消失,後來看到你被嚇一跳的樣子太好笑了所以……抱歉啦澤村君嚇到你了。”     菅原桑帶點歉意笑道。

“   ……… 。”    眼前這人…明明看起比我大怎麼那麼調皮。

“   話說澤村君你不餓嗎?我餓了!我們來吃飯吧!我來給你做飯吧,當作謝禮。”      菅原起身前往廚房以"直線距離"。

“   等等…幽靈也會餓嗎?喂… ”    還沒等我說完他人就已經穿過了牆壁了。 







看著眼前冒著熱煙的麻婆豆腐,那深沉的紅色光是用看的就覺得喉嚨好痛,再來看看面前兩眼發光臉上寫滿期待的眼神就好像小孩子畫了一張圖想給爸媽看看,然後希望得到稱讚一樣。   唉,作為一個稱職的爸媽當然要不吝嗇給予讚美和鼓勵。

“   嗯…很好吃。”     好辣好辣好辣阿,到底好不好吃什麼一點都吃不出來啊!

“   話說……菅原桑你的份呢嗎?你不是說餓了…其實我不太… 。”     看對面桌上空空的,看來是材料不夠那我的就……

“   嗯?阿想著要給你自己都忘記吃了。”     說著菅原拿起湯匙從我這裏舀起滿滿的一匙,然後吞進嘴裡,雖然我對他能平靜的吃進去很感驚訝,但我對明明被舀了那麼多匙為何我盤了的食物卻仍未減少更感驚訝!

“   為什麼?!”     這樣豈不是我還是要吃完嗎?!

“   嗯?因為我是幽靈啊,只能吃意象,不能吃到實體喔? 啊!還是說澤村君你介意吃我吃過的東西嗎?沒問題我再幫你做一份,而且這份的花椒量好像放錯了…… ……”
放錯?難怪這麼辣~我就說嘛…

“   嗯,果然放太少了!”       對對放太少……欸?不是放太多嗎!??

“   我以前做的辣度應該是這個的四倍才對呢~是太久沒做了嗎,量都抓不好了。”      說著菅原端起盤子。

“   等等等這盤就好了不要浪費食物,在辣一點我可就吃不下去了啊還四倍咧!”



『在辣一點我可就吃不下去了啊。』


“…………”

菅原端著盤子的手就這樣停在空中,眼睛直直地盯著我看……卻好像又不是在看著我……那雙眼如此清澈就好像一座湖水映照出點點繁星……               就好像要消失一樣。






!!!

剛剛還在空中的麻婆豆腐瞬間失了力量順著引力掉落下來,我迅速的手一伸! 救的好,連我都要佩服我自己了。

“   喂!菅原桑請你不要突然消失啊?!”     我抬頭起來看著眼前已經現出身影的人訓道。

“  抱歉抱歉,你沒受傷吧澤村君,對不起啊我剛剛有點分神……。”

“   分神?你怎麼了嗎?”    菅原桑感覺有點不對勁…

“   不知道就覺得你剛剛說的話好熟悉……算了我還是在
做一盤吧?你看這都涼了… ”       菅原皺著眉,似是在想些什麼,不得不說這樣的表情不適合出現在他臉上。

“   我剛剛說了什麼……不,不用了我想冷了還是很好吃的哈哈……”     我連忙拒絕。

“   是嗎?那就算了。”







那就是我和菅原的初次相遇,算算我們也一起住了一兩個月了吧?

“    菅原桑你是怎麼住進這裡的啊?”    在某個假日我突然決定要來好好了解了解這個室友。

“    嗯?你怎麼突然這麼問?欸~我想想好像是優子把我撿回去的吧?” 

“   優子?”

“   喔就是老婆婆,她是個靈能力者,是她有一天早晨出來散步看到我在河堤邊遊蕩,以為我要自殺跑下來給我訓話,那時候我簡直淚噴呢!已經好幾年沒有人跟我說過話了我好高興啊!優子真是個好人,竟然就問我要不要來她家? 我好感動呢!婆婆走的時候我還哭了一個禮拜,正以為又要一個人時你就出現啦!話說你明明不是靈力者阿,為什麼看得到我? ”    菅原桑疑惑地看著我

“   我也想知道阿……話說那個婆婆不能幫你成佛嗎?”

“   其實我有請優子幫我超渡過,但似乎沒有辦法。”

“   該不會是有什麼心願未了吧?就像漫畫一樣。”

“   可能吧?但我不記得我有什麼心願阿……”

“   如果你想起來有什麼想做的或是想要一定要開口跟我說喔。”

“   澤村君真是溫柔,不管是你還是優子,無法成佛也不錯吧?可以遇到你們。”

“   ………… ”    不要說這樣的話啊,在沒有遇到我們的十幾
年間豈不是一直孤單一個人?

“   不要一直皺著眉頭啦,你看你的『川』都可以夾死………欸?”

“   ?怎麼了嗎怎麼話說到一半就……”

“   我以前對你說過這句話嗎?”

“   皺眉?好像沒有。”
最近…菅原桑常常會出現像這樣問句,我覺得他好像忘了什麼。

“   菅原桑你還記得你的呃…死因嗎?”

”   死因?好像是車禍,怎麼了嗎?”

“   菅原桑你應該是失憶了。因為那場車禍。”

“   失憶?有可能,但我想不起來。話說你不要叫我『菅
原桑』怪彆扭的,叫我『菅』就好……”

“   呃……菅?可是你比我大耶,菅原…桑?”


菅原望著庭園,又好像是看著更遙遠的地方,

唧—唧—唧—    沙沙沙
蟬的叫聲交雜這樹葉的旋律在屋裡迴盪,穿透過他虛幻的身形環繞於我耳裡,      

就好像……            “   菅原桑”




“   你要去哪裡?”    我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在消失之前。

“   嗯?澤村君要幫我嗎?做秋千,在庭園裡的那顆樹下。”            菅原轉過頭來朝我一笑,手指向庭院裡的一棵樹。

“   …………原來你剛剛是在想這個阿……”    我無奈的看著他

“   哈哈那棵樹看起來好結石,我就突然想玩秋千啦!要做的堅固點喔,交給你啦澤村君。”

“   唉,好好。”



就這樣我花了一下午就為了做這個秋千,嗯~看這堅固度,完美!

至於提出這個意見的人呢,現在正抱著一包辣味餅乾窩在沙發上看電視!待會那包餅乾我還得課完,想到就頭疼。


“   菅原桑!秋千,做好了!”      我到底是為什麼要幫他做秋千阿………

“   嗯?哇~澤村君你好厲害~”      菅原像個小孩在一樣一蹦一蹦的跳上秋千開始盪起來。

“   當然,這可是我花了一下午做出來的!”   我驕傲的看著秋千彷彿他是我孩子。

菅原晃阿晃的,玩得不亦樂乎,似乎很喜歡這個秋千,吃完晚飯後他又跑去秋千上坐了。

“   菅原桑,很晚了會變冷的快進來吧。”      有的時候他真的很像小孩子。

“  菅原桑?”    


他身體就好像融入夜景中,



“   澤村君,能再叫我一次『菅』嗎?”

“   ………”     不要   “…菅。”  不要


菅的眼睛很漂亮,就像夜晚的湖水映照著星空,他眼角的淚痣是最美麗的星, 我沉入湖中想摘下那顆星。




“   你真的跟你爺爺很像呢, 直樹。”     菅朝我笑了笑,他的笑聲是那麼輕,迴盪在在夜空中,輕舞於我耳邊然後,消失。

就像他的主人,短而深刻的,將他的身影留在我的屋子裡。




“   謝謝。”

他是如此虛幻,彷彿下一秒就會消失。


明天,就吃麻婆豆腐吧。

——————————————————

『爺爺』是個嚴格的人,但是普通時候他待人是很溫和的,除了他在酸他一個有著兇惡面孔但其實是玻璃心鬍子老爺爺的時候,爺爺的庭園很大 裡面有顆很大的樹,樹下沒有秋千,但爺爺總是看著那樹,總是一看就是一下午,這個時候的爺爺讓我有種不能觸碰的感覺。

儲藏室裡被翻遍了,看來他翻出了一個鐵盒, 裡面有一本相簿,相簿被翻到最後一頁,那一頁的照片上是一個排球球隊,中間拿著獎盃的是爺爺,我跟年輕時的爺爺真的長得很像嗎?雖然大家都說很像就是了,而一旁勾著爺爺肩膀的是一個有著灰白色頭髮,眼角的淚痣因為笑容而更加閃耀。

之後我回了一趟家裡,在爺爺的書房抽屜裏找到了一本書,書裏夾著一張照片,照片上的人在盪著秋千,與那日夜晚搖盪的身影重疊。

















———————————

澤村君看到儲藏室的景況後還以為遭竊了,因為鐵盒放得很深所以菅原幾乎把所有東西都翻出來了,然後看完照片就走了。

在無風的時候秋千也會悠悠的晃動,就像有人在上面一樣,      今天就吃麻婆豆腐吧。











大地根本沒戲份,但我還是要tag。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