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邊緣·魚

吃啊吃的。

幽靈房客

唧—唧—

起落的蟬聲響徹屋裡的每個角落,風拂過樹頂惹得沙沙作響,幾片樹葉吹落在庭院裡。


“  嗯~以這種價錢能有這樣的房子我真是撿到寶了,而且離學校也近,乾脆叫其它人來合租好了,反正這裡空房還多著呢。”      說話的人低沉安穩的聲音,正直的雙眼打量著房間內部,似乎很是滿意。

“  真的很不錯吧~就是外觀舊了點,如果能重新翻修一下就好了。”    清脆明亮的說話聲帶著俏皮感。

我回頭一看,一名有著灰白色頭髮的青年,那髮絲柔順的貼合著頭部,頭頂的呆毛卻反抗似的翹著,跟髮色一樣的銀灰色眼眸帶著溫和的笑意,站在通往院子的落地窗前,陽光穿過玻璃灑在他身上,多麼虛幻的一個人,

就好像下一秒就會消失。








然後他就消失了。

“  欸?欸欸?欸欸欸?!!!他消失了??”  

“  哈哈哈人怎麼可能會消失呢?你在說什麼阿,澤村君。”

他的聲音又從背後響起。我猛回頭一看,什麼溫和的笑意,那眼裡分明寫滿了『哈哈哈你看看你』!

“  你是誰啊!?請你馬上出去!不然我就要報警了!
等,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難不成是房東?可是電話聲音聽起來應該是個很老的人才對啊?

“   我不是房東喔。我是很早就住在這裡的人。”     他又走到落地窗前。

“   什麼意思?我記得房東說過這裡以前是他倆夫婦的家,今年才開放出租的,而且,他們兩沒有孩子。”    為什麼他知道我在想什麼,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    ……我一直都在,只是老爺爺他不知道。能看到我的只有婆婆,自從婆婆走了後只剩下我和爺爺,不過爺爺看不到我 覺得這麼大的一間屋子自己住很寂寞才搬回鄉下的吧?明明我一直都在的說…這二三十年來一直。” 

背對的身影看不到表情,纖瘦身體被照射進來的光線包圍,腳下的木板上灑落了陽光 卻唯獨沒有映照出他的影子,宛若這裡本該無人,而他 又確實站在我眼前。

“   所以你……真的是…幽靈嗎?   ” 

“   是呦。你相信阿?澤村君你看起來像是不信鬼神的人耶。”  他轉過身來,依舊笑著但那笑卻看來寂寞。

“   ……所以你是想要趕我出去嗎?”   唉,我就知道要找租金便宜又離學校那麼近的房子怎麼可能那麼簡單。

“   我才沒有那麼過分呢!你要住下來可不是我能管的事情,只是希望你能讓我繼續留在這裡。”    幽靈對我的推測很是不滿。

“   真的?當然沒問題,這房子那麼大我本來還打算找個朋友來合租呢!”     反正只是多一個人擺了而且還不用多開銷,只要我能住下什麼事都OK!

“   ……澤村君你都不會害怕一下好歹我也是幽靈欸,我的玻璃心要碎了…。”   

“   你害我也沒有好處吧?反正你也只是想留在這裡,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那麼從今天開始多多指教啦,欸…你叫什麼名字?”       看著眼前的幽靈的體格,嗯。很容易扳倒,無危害○

“   ………菅原孝之,澤村君一定在想甚麼很沒禮貌的事
吧?看你的表情。”   

“   欸?你不知道我在想什麼嗎?幽靈不是可以呃…讀心術。”    嗚哇說出來真是中二感滿滿。

“   哈哈幽靈也是人,怎麼可能死掉後就會有奇怪的能力,你小說看多了。”     菅原桑朝我笑了笑。

“   那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還知道我以為你是房東…。”
   感覺好像被他嘲笑了,我的臉有點發燙。

“   呵呵其實房東是我推測你可能以為我是房東,至於你的名字……是從你丟在客廳的外套裡掉出來的學生證上看到的,抱歉隨便看了你的東西。   還有剛剛突然消失是我本來以為你看不到我,結果你突然回頭嚇到我了,所以才突然消失,後來看到你被嚇一跳的樣子太好笑了所以……抱歉啦澤村君嚇到你了。”     菅原桑帶點歉意笑道。

“   ……… 。”    眼前這人…明明看起比我大怎麼那麼調皮。

“   話說澤村君你不餓嗎?我餓了!我們來吃飯吧!我來給你做飯吧,當作謝禮。”      菅原起身前往廚房以"直線距離"。

“   等等…幽靈也會餓嗎?喂… ”    還沒等我說完他人就已經穿過了牆壁了。 







看著眼前冒著熱煙的麻婆豆腐,那深沉的紅色光是用看的就覺得喉嚨好痛,再來看看面前兩眼發光臉上寫滿期待的眼神就好像小孩子畫了一張圖想給爸媽看看,然後希望得到稱讚一樣。   唉,作為一個稱職的爸媽當然要不吝嗇給予讚美和鼓勵。

“   嗯…很好吃。”     好辣好辣好辣阿,到底好不好吃什麼一點都吃不出來啊!

“   話說……菅原桑你的份呢嗎?你不是說餓了…其實我不太… 。”     看對面桌上空空的,看來是材料不夠那我的就……

“   嗯?阿想著要給你自己都忘記吃了。”     說著菅原拿起湯匙從我這裏舀起滿滿的一匙,然後吞進嘴裡,雖然我對他能平靜的吃進去很感驚訝,但我對明明被舀了那麼多匙為何我盤了的食物卻仍未減少更感驚訝!

“   為什麼?!”     這樣豈不是我還是要吃完嗎?!

“   嗯?因為我是幽靈啊,只能吃意象,不能吃到實體喔? 啊!還是說澤村君你介意吃我吃過的東西嗎?沒問題我再幫你做一份,而且這份的花椒量好像放錯了…… ……”
放錯?難怪這麼辣~我就說嘛…

“   嗯,果然放太少了!”       對對放太少……欸?不是放太多嗎!??

“   我以前做的辣度應該是這個的四倍才對呢~是太久沒做了嗎,量都抓不好了。”      說著菅原端起盤子。

“   等等等這盤就好了不要浪費食物,在辣一點我可就吃不下去了啊還四倍咧!”



『在辣一點我可就吃不下去了啊。』


“…………”

菅原端著盤子的手就這樣停在空中,眼睛直直地盯著我看……卻好像又不是在看著我……那雙眼如此清澈就好像一座湖水映照出點點繁星……               就好像要消失一樣。






!!!

剛剛還在空中的麻婆豆腐瞬間失了力量順著引力掉落下來,我迅速的手一伸! 救的好,連我都要佩服我自己了。

“   喂!菅原桑請你不要突然消失啊?!”     我抬頭起來看著眼前已經現出身影的人訓道。

“  抱歉抱歉,你沒受傷吧澤村君,對不起啊我剛剛有點分神……。”

“   分神?你怎麼了嗎?”    菅原桑感覺有點不對勁…

“   不知道就覺得你剛剛說的話好熟悉……算了我還是在
做一盤吧?你看這都涼了… ”       菅原皺著眉,似是在想些什麼,不得不說這樣的表情不適合出現在他臉上。

“   我剛剛說了什麼……不,不用了我想冷了還是很好吃的哈哈……”     我連忙拒絕。

“   是嗎?那就算了。”







那就是我和菅原的初次相遇,算算我們也一起住了一兩個月了吧?

“    菅原桑你是怎麼住進這裡的啊?”    在某個假日我突然決定要來好好了解了解這個室友。

“    嗯?你怎麼突然這麼問?欸~我想想好像是優子把我撿回去的吧?” 

“   優子?”

“   喔就是老婆婆,她是個靈能力者,是她有一天早晨出來散步看到我在河堤邊遊蕩,以為我要自殺跑下來給我訓話,那時候我簡直淚噴呢!已經好幾年沒有人跟我說過話了我好高興啊!優子真是個好人,竟然就問我要不要來她家? 我好感動呢!婆婆走的時候我還哭了一個禮拜,正以為又要一個人時你就出現啦!話說你明明不是靈力者阿,為什麼看得到我? ”    菅原桑疑惑地看著我

“   我也想知道阿……話說那個婆婆不能幫你成佛嗎?”

“   其實我有請優子幫我超渡過,但似乎沒有辦法。”

“   該不會是有什麼心願未了吧?就像漫畫一樣。”

“   可能吧?但我不記得我有什麼心願阿……”

“   如果你想起來有什麼想做的或是想要一定要開口跟我說喔。”

“   澤村君真是溫柔,不管是你還是優子,無法成佛也不錯吧?可以遇到你們。”

“   ………… ”    不要說這樣的話啊,在沒有遇到我們的十幾
年間豈不是一直孤單一個人?

“   不要一直皺著眉頭啦,你看你的『川』都可以夾死………欸?”

“   ?怎麼了嗎怎麼話說到一半就……”

“   我以前對你說過這句話嗎?”

“   皺眉?好像沒有。”
最近…菅原桑常常會出現像這樣問句,我覺得他好像忘了什麼。

“   菅原桑你還記得你的呃…死因嗎?”

”   死因?好像是車禍,怎麼了嗎?”

“   菅原桑你應該是失憶了。因為那場車禍。”

“   失憶?有可能,但我想不起來。話說你不要叫我『菅
原桑』怪彆扭的,叫我『菅』就好……”

“   呃……菅?可是你比我大耶,菅原…桑?”


菅原望著庭園,又好像是看著更遙遠的地方,

唧—唧—唧—    沙沙沙
蟬的叫聲交雜這樹葉的旋律在屋裡迴盪,穿透過他虛幻的身形環繞於我耳裡,      

就好像……            “   菅原桑”




“   你要去哪裡?”    我伸手抓住他的手臂,在消失之前。

“   嗯?澤村君要幫我嗎?做秋千,在庭園裡的那顆樹下。”            菅原轉過頭來朝我一笑,手指向庭院裡的一棵樹。

“   …………原來你剛剛是在想這個阿……”    我無奈的看著他

“   哈哈那棵樹看起來好結石,我就突然想玩秋千啦!要做的堅固點喔,交給你啦澤村君。”

“   唉,好好。”



就這樣我花了一下午就為了做這個秋千,嗯~看這堅固度,完美!

至於提出這個意見的人呢,現在正抱著一包辣味餅乾窩在沙發上看電視!待會那包餅乾我還得課完,想到就頭疼。


“   菅原桑!秋千,做好了!”      我到底是為什麼要幫他做秋千阿………

“   嗯?哇~澤村君你好厲害~”      菅原像個小孩在一樣一蹦一蹦的跳上秋千開始盪起來。

“   當然,這可是我花了一下午做出來的!”   我驕傲的看著秋千彷彿他是我孩子。

菅原晃阿晃的,玩得不亦樂乎,似乎很喜歡這個秋千,吃完晚飯後他又跑去秋千上坐了。

“   菅原桑,很晚了會變冷的快進來吧。”      有的時候他真的很像小孩子。

“  菅原桑?”    


他身體就好像融入夜景中,



“   澤村君,能再叫我一次『菅』嗎?”

“   ………”     不要   “…菅。”  不要


菅的眼睛很漂亮,就像夜晚的湖水映照著星空,他眼角的淚痣是最美麗的星, 我沉入湖中想摘下那顆星。




“   你真的跟你爺爺很像呢, 直樹。”     菅朝我笑了笑,他的笑聲是那麼輕,迴盪在在夜空中,輕舞於我耳邊然後,消失。

就像他的主人,短而深刻的,將他的身影留在我的屋子裡。




“   謝謝。”

他是如此虛幻,彷彿下一秒就會消失。


明天,就吃麻婆豆腐吧。

——————————————————

『爺爺』是個嚴格的人,但是普通時候他待人是很溫和的,除了他在酸他一個有著兇惡面孔但其實是玻璃心鬍子老爺爺的時候,爺爺的庭園很大 裡面有顆很大的樹,樹下沒有秋千,但爺爺總是看著那樹,總是一看就是一下午,這個時候的爺爺讓我有種不能觸碰的感覺。

儲藏室裡被翻遍了,看來他翻出了一個鐵盒, 裡面有一本相簿,相簿被翻到最後一頁,那一頁的照片上是一個排球球隊,中間拿著獎盃的是爺爺,我跟年輕時的爺爺真的長得很像嗎?雖然大家都說很像就是了,而一旁勾著爺爺肩膀的是一個有著灰白色頭髮,眼角的淚痣因為笑容而更加閃耀。

之後我回了一趟家裡,在爺爺的書房抽屜裏找到了一本書,書裏夾著一張照片,照片上的人在盪著秋千,與那日夜晚搖盪的身影重疊。

















———————————

澤村君看到儲藏室的景況後還以為遭竊了,因為鐵盒放得很深所以菅原幾乎把所有東西都翻出來了,然後看完照片就走了。

在無風的時候秋千也會悠悠的晃動,就像有人在上面一樣,      今天就吃麻婆豆腐吧。











大地根本沒戲份,但我還是要tag。

關於及川徹的女朋友 下


“ 碰!”

“啊啊及川醉倒啦!!”

“……呼—呼—”

“………”

“…喂他睡著咧,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誰去拿隻麥克筆我要替男性的社會大眾們報復這張臉。”

“哈哈哈我也來幫忙。”

“等等他睡著了那待會誰要帶他回去啊?”
“………”
“那誰山本啊,你知道及川家在那吧?”
“欸—要我去喔?真麻煩,我一定要叫及川請我吃飯”

“幫我把他搬上車啦。”然後兩三個男人就在那邊合力搬動一個70多公斤臉還被各種顏色的麥克筆畫花連口水都要流出來了的男人,嗯,畫面真美好。

幸好沒離多遠,很快就到了,那麼現在問題來了:及川家在六樓,電梯故障,四下無人,只有及川像隻死豬的掛在我的肩膀上…唉,就讓你們見見老子我的臂力…

——————————————————

哈—哈—哈—
這安靜的夜裡,男子規律的喘/息聲迴盪在夜空
真特馬濕情畫意,累死人了。

“喂…及川,給我鑰匙我要開門。”
“呼—呼—” 嗯。看來是睡到快過橋了,我要不就在這裡把他丟下去助他直接過橋算了。

“唉~,”翻了半天總算從左側暗袋裡找的一串鑰匙。

“及川這是你欠我的~”一邊抱怨一邊旋轉鑰匙孔。

『卡』的一聲,門打開了。

燈還亮著,伴著電視的喧嘩聲,裡頭的人似乎還沒睡。
欸?也就是說我即將要揭穿"小岩"的真面目了嗎?!!
喔耶可以跟其他人炫耀(?

“那個……有人在嗎? 我送及川回來了。”

有腳步聲靠近了!要出來了!
“抱歉,謝了。”
客廳裏走出了一個男人,靠過來把及川拎了回去。
“還麻煩你送他回來真不好意思,是及川的隊友吧?雖然很晚了,要進來坐坐嗎?”
男人面帶微笑的看著我,但手臂卻絞著及川的脖子……好像很痛苦啊及川……。

“小…小岩…快死掉了…”及川那張花臉因痛苦而扭曲在一起,浪費了那張臉了。

“額…欸?”他剛剛叫他什麼?

“欸?”

“你就是小岩嗎?!”

“啊?哈…我姓岩泉,小岩是垃…及川叫的暱…稱。”

( ゚Д゚)。。。。

“……你還好嗎…?”岩泉一臉困惑的看著我

——————————————

“所以,及川一直對你們說"小岩"是他女朋友?” 岩泉眉頭緊皺,一臉凝重的盯著桌上的茶杯

“是……可是本人一直沒有給我們看過你的照片,我們才會連是男是女的不清楚…”

“……山本先生,能否拜託你不要告訴其他人及川的女朋友其實是我(男性)這件事?”岩泉抬頭朝我這邊望去

“你是怕我們會因此排斥及川嗎?”

“……他又很好的能力,這都是他一路勤奮努力來的,如果是因為我的原因而導致他失去這個隊伍那太不值了!就算山本先生不在意那也無法保證其他人不在意啊…”  岩泉又再次低頭盯著一口都未動的茶水。

“……你知道為什麼我們那麼地想見到你,想見到"小岩"嗎?”我看著眼前垂頭喪氣的人問

“難道不是因為是及川的女朋友所以應該會是個大美女什麼的?” 他還是沒有抬頭

“呃…那也是一個原因啦,但最重要的是因為我們想見見,能讓那個及川那麼直率的呈現自己感情的人到底是什麼人。” 

及川是個不會將感情直接呈現出來的人,只要是在他身邊的人都知道,總是掛著爽(欠)朗(揍)的笑容,就連輸了也一樣,明明剛剛還笑著安慰其他隊友,卻在接到你的電話後那樣無聲無息的流眼淚。

我們當然也看的出來他消沉的時候,但我們就算去安慰也時常被他打哈哈的蒙混過,我們分明就是隊友的,
但是你卻能幾乎全年都混在一起的我們還有更快的使他振作。

因為清楚一般的女孩絕對不可能在及川心裡佔有那麼重要的地位的,所以我們才會對你那麼感興趣,性別什麼的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而且那個及川如果再有一個可愛的女朋友的話那不是太可惡了嗎?我們一定分分鐘暴打及川!

“我想他今天難得的喝醉大概是因為我們終於回到了日本,他也終於可以見到你了所以太高興一時沒注意的飲酒量吧?平時他是不會讓自己這麼失態的。”我笑著看向癱在沙發上,自家得意的二傳手。

“我想及川也是因為能有你這樣的戀人感到自豪,所以才即使要騙我們也想要向我們說說關於"小岩"的事的吧。”我笑著看向岩泉

“當然如果你願意除了隊上的兄弟以外其他人我們絕對不會洩漏出去的。” 我堅定的看著他

“………”岩泉一臉凝重的把視線從茶杯轉到我臉上。

刷啦!眼前的人突然一個起身,彎腰向我鞠了躬。

“及川能有你們這些隊友真的是非常感謝!!及川……就拜託你們了!!”    不得不說聽眼前的人這樣一講我突然覺得我好像是來求親見家長的……岩泉桑你其實不是及川的女朋友而是及川的老媽子吧!??

“那啥……不必這樣啦請抬起頭來……”見他這樣我也不好意思繼續坐著了。

“我們才是還要請你多照顧及川了,時間很晚了我就不多打擾了,及川和岩泉桑也請盡早休息吧`” 連忙東西收一收準備要回去…

“那個……我改天會和及川去找各位拜訪的。” 他堅定看著我。

“他們一定會很高興認識你的!”我笑道。



及川徹有個女朋友

他足夠堅強可以在背後支撐起及川,卻對站在人前感到自卑。真是跟及川互補呢,及川能有他這個女朋友真是太幸運了。

啊啊—我也想要女朋友。

——————————————————
文筆渣抱歉,不曉得有沒有寫出我想表達的東西……

( ;∀;)希望大家喜歡。

關於及川徹的女朋友 上

及川徹有個女朋友。

我們隊上的及川徹,雖然很不爽但他確實是一個池面,女粉的數量也是硬生生比我們多一倍,光是找被女粉包圍住的及川就令教練很頭大,那樣看起來輕浮的花花公子會有女朋友是不奇怪,怪就怪在他們倆似乎已經交往了近五年,我很佩服這世上竟然有人能收服那個及川徹,我還以為他絕對會說出

“我的心已經獻給了可愛的粉絲們囉☆” 

的這種話,那麼那位“女朋友”到底是位什麼樣的人物呢?

Q:你覺得及川的女朋友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主攻手1:欸……應該會是個大美女吧,畢竟是那個及川的女朋友啊,我記得好像叫甚麼“小岩”。

副攻手1:絕壁是個醜女!你看那堆女粉裡不乏一些美女,你看他都無動於衷,定是喜好醜女。

副攻手2:畢竟都有那張臉了,如果還有一個超正的女友不就太人生勝利組了嗎?話說好像已經是了……。

自由人1:真的是女朋友嗎?我看每次都是那個及川主動打電話過去,而且似乎還被嫌了有時還直接掛斷,或許根本還沒追到吧?

主攻手2:女朋友啊……每次放假回來及川的額頭都會腫包難不成是家暴?

二傳手1:不過就是女友嗎~什麼怎麼樣的直接放火燒了!!!!!

自由人2:他女友做料理挺好吃的,有次及川回來還帶了個便當,我趁他不注意時偷了幾個炸雞塊,味道真不錯,啊~我也想要會料理的女友。

“原來是你偷吃我的便當(╬`⊙д๏)”   主角及川不知從那蹦出來打斷了訪問。

“小岩才不醜呢~小岩最可愛了,只是害羞不敢主動打電話給及川先生罷了~”  

“額頭的腫包是小岩給我的愛的頭槌喔~雖然及川先生很害怕我的頭會被小岩敲笨就是了。”

及川我們沒有訪問你請不要擅自搶走麥克風……

“頭槌……你的女友戰鬥力有點高啊…”主攻手1汗顏

“都被打了可見你根本是在糾纏人家吧? 我一定要替那位小岩報警。”自由人1拿起手機解開鎖屏

“欸欸及川有沒有照片阿?"小岩"的照片,我要看看~”  喔喔自由人2做的好!終於可以揭穿那位神秘女友的真面目了……“不要!!”欸…?

“小岩的好我知道就夠了!還有那邊那個放下手機!!!”

“碰!” 拉門被拉開了,糟糕!教練來了!

“吵死了!!!嫌訓練不夠想加練是不是!!?通通給我去睡覺!!!!”

唉,耳朵好痛,所以關於及川的女友我們只能總結出以下幾點:

●似乎叫做小岩
●很可愛(本人說詞
●料理擅長
●個性害羞(本人說詞無可信度,一定是嫌及川神煩
●power5的高戰鬥力(?

到頭來還是不知道人長怎樣啊…真是的,那麼今天只好先到這邊,下次如果有什麼新收貨再來報告,掰掰。

——————————————————————————————

作者有話:

欸~新手文筆渣,請見諒。
只是一個突然的腦洞,想要寫及川跟隊友炫耀小岩的對話,及川他們是國手設定。希望大家會喜歡。